吴士存:美军未因疫情而放松搅动南海



  新冠疫情重创美国,这当中也包括严重影响美军的战斗力和部署。有报道说,目前美国至少150个军事基地和4艘航母出现疫情。尽管如此,美军近期非但没有放缓以军事手段谋求在西太平洋地区霸主地位的节奏,反而在南海继续上演一幕幕搅动风浪的戏码。

  今年以来,美军在南海主要开展了四类军事活动:舰艇航行、演练和演习;军机的侦察飞行和飞越;航行自由行动;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军事外交、军事交流援助和联合军演。在“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因疫情退出南海停泊关岛隔离后,美军舰艇和飞机依然在南海保持高常态化的军事活动。为了弥补水面舰艇在南海活动减少可能形成的力量缺失,美军甚至明显增加了军机在南海方向活动的数量和频率。

  到底什么原因使美军在战斗力遭疫情打击的情况下仍在南海变本加厉?2017年特朗普政府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加上随后推出的“印太战略”,南海问题在中美安全博弈中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从美国视角看,南海是维护其在西太平洋海上霸主地位不可或缺的海域和实现美国式海权的咽喉水道,也是美国遏制中国崛起和牵制海上力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而在中国看来,南海事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国家安全的天然屏障和重要海上战略通道。因此中美南海博弈呈现战略性、结构性特征。我们本来就不会天真到认为美国会因疫情而放松在南海与我博弈。这也是为何疫情期间无论美军从海上来还是空中来,中国都能从容应对的原因所在。

  疫情期间以及疫后,美军在南海的行动还会出现什么变数?首先,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仍将以大约每3个月两次的频率进行,因为航行自由行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所需舰船不多。

  第二,美国与区域内盟友的联合军演等军事活动会取消或推迟。两年一度的“环太平洋军演”虽尚未正式宣布取消,但从美最近取消美菲“肩并肩”军演可以推测,该军演如期上演的可能性很小。

  第三,除航母外,美印太司令部的水面舰艇仍可满足在南海军事行动的需要。未来1-2个月内航母打击群再闯南海的可能性虽然较小,但目前驻守在日本、新加坡和关岛基地的舰艇力量依然可以维持其在南海的前沿军事存在。

  第四,因“担心”疫情期间中国在台海或南海采取行动,美军的威慑性军事行动会显著增加。从近期美军高调对外公布军舰军机在东海和南海的活动情况来看,其在疫情特殊时期展示威慑的意图明显。

  疫情全球蔓延仍在继续,对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全球治理体系都将产生深刻影响。疫情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目前来看是负面和消极的,中美两国围绕贸易、科技、产业链供应链等领域的博弈或“脱钩”趋势并未缓解。伴随美国大选临近,炒作“中国问题”也将是绕不开的议题。

  就南海问题而言,美国政府通过进一步实施海上军事行动显示对中国的强硬姿态,不仅能在国内迎合部分选民的关注和诉求,在国际上亦可起到增强和巩固盟友关系的效果。毋庸讳言,正是美国在南海频繁搅局,纵容和鼓励其他声索国在争议地区采取单边行动等消极因素累进叠加,才使本已“趋稳、向好”的南海形势出现令人担忧的动荡。

  南海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沿岸国的共同家园,是中国同东盟国家建设海洋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载体。南海和平稳定和长治久安不仅符合地区国家利益,也是整个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面对疫情期间以及疫后美国在南海日益加剧的军事挑衅活动,我们应从岛礁维权能力建设、民事化功能扩展(近日国务院批准三沙市政府设立西沙区和南沙区,其实质就是向民事化方向迈出了重要步伐)、海上力量整合、未来海上作战方式变革应对等方面做好充分准备。

  与此同时,我们还应积极推动与南海周边国家的海上合作,排除干扰、增进共识、加速“准则”磋商进程,努力构建以公正、透明、开放、合作为主旋律的地区秩序,避免南海形势再度动荡或出现颠覆性变化。(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

©2017 厦门大学图书馆区域研究资料中心 制作维护 厦门大学图书馆信息技术部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集美大学信息参考